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现状现状 >换电錶电费80飙至2千‧3母子斥国能乱乱算 >

换电錶电费80飙至2千‧3母子斥国能乱乱算

  • 现状现状
  • 2020-07-11
  • 890人已阅读
换电錶电费80飙至2千‧3母子斥国能乱乱算(柔佛‧新山15日讯)住在同个公寓不同单位的母子3人申诉,自从国能去年1月更换住家电錶后,电费几乎每个月都“飙涨”,其中一名儿子原本每个月仅缴付60至80令吉的电费,可是在换电錶后的首两个月,电费却飙升至900至2000多令吉之间,令他大喊吃不消。他向国能投诉后,官员声称下个月会回扣或恢复正常,但前后数月他共支付七千多令吉电费都未退款。对于国能这种“乱乱算”的做法,他揶揄说:“国能电流收费好像股票般,涨个不停。”住在新山百万镇滨海公主(1)A座及B座3个公寓单位的母子,分别是母亲黄莲(65岁)、儿子朱国兴(35岁起重机司机)及女儿朱宝蓉(42岁家庭主妇)。母子3人週四齐齐向马青新山区团团长柯松达及执委纪日华投诉,其中朱国兴和姐姐朱宝蓉的住家电錶于去年同时期更新后,被诬指偷电。半年没付电费朱国兴与太太黄美仪(34岁)说,他们住在这幢公寓7年以来,电费一般介于60至80令吉,最多也只有百多令吉,但是自从去年1月换了电錶后,他们每次接获的电费单都贵得吓人。朱国兴说,换电錶后的第一个月份,电费单突然暴升至2000多令吉。他曾就电费太高的问题到国能总部投诉,可是得到的回应是“还了钱后,下个月就会恢复正常。”在别无他法下,当时他只好清还这笔高昂电费。“不料,第二个月的电费单还是1600多令吉,我再次投诉,结果得到的回覆是‘下个月会回扣给你’。”他说,在听信国能的回覆后,他数月来前后缴付了七千多令吉的电费,但之后接获的电费单仍没有“恢复正常”。“如果我是印钞票的,他说多少我就给多少。国能的电费就像炒股票那样一直起不停,令我招架不住。”由于接下来每个月的电费平均都要900多令吉,朱国兴已无力承担,已有半年没有缴付电费。结果,今年1月及3月,他各别接获了两封国能发出的中断电供的通知信,信里也要他缴付合共5000多令吉的电费。“我已经投诉很多次,可是国能每次说会派人来检查电錶都不了了之,到今天都不见人影。”朱国兴披露,他曾经以为家里电费暴升或与客厅里装置的“美化灯”有关,结果不惜挖开了石膏板,将7处装置的美化灯全数换成长型日光灯,如此大工程后,接获的电费单始终高得吓人,让他大叹无奈。不谙国文签承认偷电文件朱国兴和姐姐朱宝蓉也投诉被诬指偷电,不谙马来文的朱宝蓉更在不知情下签了一份“承认偷电”的文件,大喊冤枉。姐弟俩异口同声反驳,装置在电房内的电錶平日皆大门深琐,而且钥匙是由公寓管理层掌管,住户怎能在电錶上动手脚?不知情签文件朱宝蓉说,国能更新电錶时,她刚好有在场,但是她听不太懂马来话及不会阅读马来文文件,令她无辜成了被指偷电的“冤大头”。“那天,国能员工告诉我,电錶多了两条电线。我以为电錶本来就有电线,不觉得奇怪,还向对方点头说是。”“对方后来要我签署一份文件,我以为那是换电錶后的例常手续,在不懂内容的情况下签了名。可是,丈夫回来看了这份文件,才告诉我内容写明我承认偷电。”她自认无辜,因为国能员工从头到尾没有提到“偷电”的字眼,令她白白“啃死猫”。朱宝蓉披露,自从换了电錶后,她发现首两个月的电费就比往常的两三百令吉多了一些,分别为五百多及四百多令吉,之后她还收到了一份七百多令吉的罚单,令她很不满。她说,她与弟媳一起到国能总部投诉时,一名职员反问她一句说:“如果你车上有一包白粉被警方发现,你说白粉不是你的,人家信吗?”这句话,更令她觉得自己哑巴吃黄连,有苦自己知。“如果我有偷电,为甚幺平均每个月还要缴付两三百令吉电费?”国能否认要求缴费解决问题朱宝蓉申诉,她曾就自己误签文件的事向国能投诉,职员却指只要她缴还七百多令吉的罚款,问题就可以解决,但遭到国能有限公司客户高级经理莫哈末诺驳斥,他指出,国能公司绝不会作出如此要求,因此他促请事主到警局报案。“我们并未诬告事主涉及偷电,也不会要求公众偿还一笔数额以‘解决问题’。”他指出,他将针对事主的投诉展开调查。他也吁请事主跟他联繫,让他了解进一步的情况。莫哈末诺说,由于国能职员在更换电錶时,发现有关电錶曾遭人动过手脚,电錶记录出现误差,才会要求事主签署一份同意更换新电錶的证明文件。“有关地区的电錶已陈旧,国能是依据程序前往更换电錶。”不过,他说,他们并未接获事主针对电费暴涨的问题提出投诉。前屋主偷电妇女遭罚7千独自居住在一个单位的黄莲指出,她于3年前买下这间二手单位后,即到国能要求转换屋主名字时,被告知前屋主因为涉嫌偷电,遭国能罚款七千多令吉。“国能的人说,因为前屋主没有缴付罚款,所以不能割名,还叫我继续使用电供。”她说,虽然这个单位只有她一个老人家住,可是每个月的电费都要二百多令吉,儿媳黄美仪也觉得奇怪。“我住的单位很少电器,虽有冷气机,一天也用不到8个小时。”她说,去年7月缴付了三百余令吉的电费后,她就没有再接获电费单,直到今年3月,突然接获1522令吉的高电费单据。柯松达:国能计算方式有问题针对母子三人指国能的电费乱乱算的投诉,马青新山区团团长柯松达在查阅他们的电费单后,也认为国能的计算方式似乎很有问题。“我曾找来专业人士计算,一户家庭有3台冷气机的话,即使一天使用8个小时,一个月下来最多也只有两百多令吉电费。家里5盏日光灯一天开足8个小时,一个月也只有20令吉左右。”国能指他人偷电以此类推,他不明白像朱国兴的情况,电费怎会高达两千多令吉。“国能指人家偷电,但公寓的电箱是24小时大门深锁的,钥匙也不在住户手上,怎样偷电呢?”柯松达促请国能重视用户的投诉,以免用户面临高昂电费之余,还要面对电流遭中断的压力。‧2012.03.16